热点快讯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热点快讯 > 正文

高校教师是贪污罪高危人群,不奇怪

惊!调查显示高校教师竟是贪污罪高危人群。对于科研人员来说,使用科研经费往往意味着一不小心就会滑进“犯罪”的深渊。从2013年到2016年,与科研经费相关的案件呈递增趋势。几起引起人们较大关注的案件背后,是更多科学家因“科研经费使用”被认定犯罪的现象。在科研经费上出现“贪腐”的往往是高校名师,甚至业内权威。(7月21日《中国青年报》)

高校教师是贪污罪高危人群,不奇怪

高校教师成了贪污罪高危人群,乍一听令人惊讶,毕竟作为象牙塔,高校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是一片净土。其实冷静下来看一看媒体的分析和数据,对此就不会感到有太多意外。只要涉及到钱的领域,都有可能出现贪腐的风险和可能,科研经费也是钱,有的还数额巨大,如果存在监管不到位的地方,确实容易诱发一些教师的贪欲,进而滑入贪腐的深渊。

反腐倡廉、营造一片教育净土,一直以来都是教育领域的重要工作。特别是近年来,针对某些高校在招生、基建、学术科研等方面存在的诸多突出问题,教育部门先后出台了《高等学校信息公开事项清单》、《关于深入推进高等学校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的意见》等一系列规章制度。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,近年来高校招生舞弊、基建领域腐败案件频发,主要还是权力边界模糊、内部监督匮乏的问题,有些信息公开容易流于形式。确实如此。而教育部上述规章制度的出台,其主要作用正是规范行为、厘清权力边界、着力消除“模糊地带”,促使高校管理向着制度化、规范化的轨道迈进。

有了规矩,还要有执行、有监管方能取得预期的效果。曾几何时,在读大学生葛伟(化名)向113所高校寄出挂号信申请公开“三公”经费预决算信息,但只有44所高校给出回复。回复之中,某大学告知葛伟,已经在网站公开了“三公”信息,但“三公”经费的支出是零。

根据教育部下发的《关于公布〈高等学校信息公开事项清单〉的通知》,高校应主动公开包括财务资产、收费等10大类、50项信息。然而,有的高校却将其束之高阁,并未主动落实。哪怕有人倒逼其公开信息,有高校依然置若罔闻,不当回事。

高校教师是贪污罪高危人群,不奇怪

耐人寻味的是,高校公布的“三公”经费参差不齐,最多的高达800余万元,而个别高校“三公”经费支出居然是零。同样是高校,差距咋就这么大?显然有点不太正常。而“三公”经费支出是零的学校确实让人很难理解,他们是如何做到的?当然,也可能该校非常“清正廉明”,从来不搞公务接待,外出都自掏腰包乘坐公共交通工具,一分公款都不花。如果真是如此,则这所学校简直是先进中的先进、典型中的典型,他们的“高风亮节”和先进经验值得在全国推广。可是,略谙国情者都知道,上述可能性基本为零。他们或者是没把公开当回事、随手画个圈敷衍了事,或者弄虚作假,将“三公”支出通过其他方式走账消化了。

仅从“三公经费为零”这样一个细节,就能窥一斑而知全豹,感受到高校反腐之任重道远。实际上,近年来关于某些高校领导涉嫌国资流失、办公室及车辆涉嫌超标等举报常有所闻,有的最终有个说法,有的却至今尚无回音。在依法治国的今天,绝不能让高校游离于监管之外,成为水泼不进、与世隔绝的“独立王国”。否则,必然百弊丛生,导致很多问题发生,不仅害了高校的某些领导和教师,也会给高等教育事业带来难以弥补的损失。与“三公经费”相比,科研经费的使用和管理更隐蔽,监督起来更难,问题频出并不出人意料。

近年来,高校掀起反腐风暴;2017年,高校反腐依然在路上。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等专家认为,从近来纪检监察部门加大对“象牙塔中的腐败违纪”案件的查处通报力度,可以看出“教育领域的反腐工作力度正不断加大,覆盖面越来越广,既要查贪污腐败问题,也要让高校领导干部队伍不断强化廉政意识”。这当然是对的,也是有必要的。不过,在加大查处力度、引导高校领导和教师自律的同时,更要着力解决两个根本性的问题,一是高校“去行政化”,让教育者和大学回归本位、远离浮躁和功利;二是改变高校少数人掌控大量公共资源的不合理现象,充分发挥学术委员会、教职工代表大会等相关组织的作用,给教职员工和学生以实实在在的监督权和话语权,让更多的人参与资源的分配和决策。(作者:乔志峰)

高校教师是贪污罪高危人群,不奇怪